蓝宝的后花园

【屏兰】浮生半日闲

* 听《红色高跟鞋》有感,建议配合此歌食用。


正文


暮夏的午后,天气有一丝闷热。太阳懒洋洋的斜挂天空,随意洒在屋内,洒在大床上交缠在一起的两人身上。

硕大的汗珠从张屏的额间滑下,落到那人光洁的脊背上,与他的汗水融为一体,又滚向不知名的地方。那人弓起脊背的样子,像是幼时见到的猫咪,耸起了好看的蝴蝶骨,让人看着忍不住想咬一口。

从腰部一路上滑,吞下了汗珠,也如愿咬到了蝴蝶骨。不轻不重的力度,让身下的人发出了近乎喃呢的闷哼,像是被人挠了耳后软肉的猫。自己陷在他炽热的身体里,却分了神,啃噬他的后颈。

那人随着自己的动作扭动身体,转过来,平日里好看的眼睛此刻充满氤氲。

“别...

【屏兰】苍松翠柏 下

正文


大理寺卿的府邸是当今圣上钦赐给张屏的,着礼部侍郎兰珏亲自负责监工。那时,兰徽还没有看出这位张大人与自己父亲情感上的端倪,只是觉得两家相交甚多,还经常来府上做客。仔细算来,兰徽也有两年多未曾踏足于此。

张府上的人安排了轿子,兰徽坐在还算舒适的轿辇里,总算有了一丝喘息。发愣的间隙,想起来这几年自己待张大人的种种。

张屏探案在京中颇有口碑,自己在被他救过后更是对这位大人充满了崇拜之情。他时常来府上看望自家爹爹,连带着自己也跟着沾光,得以向他讨教学习。久而久之,还多了不少跟王家孩子炫耀的资本。

后来,张大人反复离京,又回京。每次回来,都会给自己带当地的礼物。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凡是...

【屏兰】苍松翠柏 上

* 关于云王叛乱之后,屏兰和兰徽三人乱起八糟的生活。

* OOC


正文


兰珏坐在刑部大牢里,没有旁人想象中的心如死灰。

当年,疏临预言王砚活不过四十,自己跟着他混亦有劫数,是不是那时他就预见到了今日?

今日的叛乱,今日的牵连,今日的覆灭。

让他数十年的官场营生,化作南柯一梦。从今而后,别说仕途,如何活下来才是最紧要的。自己身陷囹圄,徽儿恐怕也遭牵连。活下来都是万幸,万一被贬入奴籍甚至是……娼籍……不会的,柳家那边虽然柳老太太已经去世,但柳远好歹要顾念着他妹妹从柔的情分,断不能让徽儿遭这种罪孽!

思绪飘到最后,还是想到了那个人身上。兰珏想着,紧了紧自己身上的囚服。...

【屏兰】五十度灰 03

正文


得到兰徽的同意,严格来说算是意外。


点我继续阅读


旋转!跳跃!我闭上眼!!!

兴奋到模糊!!!

一小时,炖一锅五十度灰的屏兰红烧肉,以抒发我的兴奋之情!!!

【屏兰】抱孙 15

正文


“皇上,夜深了,今晚是去哪位娘娘哪里……”

景伟奕正在低头批奏折,听到后宫派来的宦官询问,头也懒得抬,道,“让德妃来乾元殿。”

来问事的宦官眨了眨眼睛,也只能低声应和。往内宫走的路上,一肚子的疑惑。这个德妃是有什么本事?刚进宫没几天就敢跟皇上吵翻天被禁足,结果小半年没见圣驾,硬是可以让皇上想起她来,还连续恩宠了大半个月。这大雍开朝以来六代帝王,这可算是可以排的上前十位的后宫奇事了。

进了毓祥宫报喜,这位德妃娘娘也是宠辱不惊,给了赏钱便打发自己走了。只是免不了又要被皇后娘娘和太后娘娘召去,问问皇上为何最近偏偏宠爱德妃。

兰娴倚在窗边的软塌上,手里头拿着的书,倒是没怎么翻页。不...

【屏兰】抱孙 14

* 这几天打tag的时候很是虚心,到了这里基本没屏兰啥事儿了【捂脸。。。


正文


景卫邑话音落下,殿内久久沉寂。过了许久,小皇帝看向玳王。

“玳皇叔,这是何意?”

玳王躬身行礼,“皇上,怀王说想见见皇上,臣就将他带来了。”

“先怀王已经为国尽忠,先帝也下了罪己诏,玳皇叔这时候说什么怀王,不怕先帝怪罪吗?”

“皇上,不是早就……”景卫邑接过话,故意慢悠悠地说,“猜出来了吗?”

“大胆!”

“没什么大胆的。”景卫邑打量着曾经日常出入办公的地方,选了那张他以前常坐的椅子坐下,如同当年他辅政的时候看着启赭似得,瞧着眼前这位小皇帝,慢慢道。

“从三年前,皇上预备着亲政,...

【屏兰】抱孙 13

正文


张屏坐在这间四方的石室内,唯一可以歇脚的硬床板上。当丞相三十余年,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歇息过了。忙碌的人一旦停下来,大脑就会不受控制地去想很多事情。比如,他自己都诧异,此时的他想起来的,是先帝。

那是德宗皇帝在位的最后一年。寒冬大雪,他微服来到自己的丞相府。那时,兰家的三个小姑娘刚从江南接回来不久,带了一身怀王殿下宠出来的小毛病。兰珏把三个孩子塞给他,撂了句“好好管管”,就放心的走了。平日里,她们最喜欢的就是去府上的花房看兰花,那都是皇上御赐的珍稀品种。

雪后天晴,微风偶尔带着些许雪花飘起。兰珏那日从礼部偷闲,来自己府上赏雪。在兰珏来的时候,后院从来不会有下人。于是,他便安心的靠...

【屏兰】抱孙 12

正文


景伟奕看着羽林卫送来的密报,是一封誊写的家书,里面描述的是他不曾有过的生活。孝子贤孙,天伦之乐,似乎注定和帝王家无缘。三年前他钦点的状元郎,原来自幼时就接受丞相的教导。玳王家伟贤曾经的伴读,颇有战功的先锋将,私下里也是个疼爱妹妹们的。还有……他看着信中写道,“亦让婍儿宽心,姐定想法解决此困”。

所谓的困,是指太后下旨让兰婍进宫为妃一事。多少朝臣求不得的事情,比如柳家的那位小姐,因为太皇太后丧期,三年未曾议亲,多半是等着入宫。即便不做正宫娘娘,也应是个一宫主位。但是兰家,兰婍,竟然视其为“困”?

兰婍也算是和他一起长大了,后宫众人对其一是喜爱二是尊敬。太皇太后生前更是对其亲厚有佳...

【屏兰】抱孙 11

正文


边陲态势紧张,何晋点好兵马,不出十日就带兵南下。景伟贤为其副将,自然带着兰珒一同出征。临行前,兰家一家人照例祭祖吃团圆饭,给兰珒送行。兰徽的大儿子兰瑞三年前考的科举,不负众望拿下了状元头衔,现在大理寺任断丞。自幼有张屏的指点,在大理寺当差自然游刃有余,短短三年,也让兰瑞有了些许名声,只是平日里忙,难得回家一起吃饭。

兰娴看家这一家子人都在,内心着实喜悦。自从大姐兰妤离家出走,他们一家就很难得在一起团圆了。虽然兰妤十天半个月会给家里来封信,但是终究没有见到彼此的真实感。

兰珏坐在主位,等人齐就准备开席。兰珒看了一下,问,“张翁翁不来跟我们一起吃饭吗?”

兰徽道,“都入朝为官的人...

【屏兰】抱孙 10

正文


兰娴又做了那个从未对外人说过的梦。

寒冬大雪,她们跟翁翁一起,到张翁翁的府上玩耍。兰妤和兰婍在花房里看花,她一个人独自外出,想去看翁翁。在静极了的后院里,张翁翁站在翁翁身侧,似乎在对着关于梅花的诗句。微风吹起雪花,静静地飞舞,远远望去,翁翁像是落在张翁翁怀里一样,偶尔侧头,是不同于平常的微笑。

就像爹爹抱着娘亲的时候那样。

她刚要走过去,却看见一个人从廊下走来。那人步履缓慢,甚至有些轻飘,身着浅色长袍。他身后也只跟了一个她不认识的下人,不知道是哪里来的人。他看到自己,在自己面前蹲下,蔼声道。

“你是谁呀?”

“我是娴儿。”

可能是他看起来不像是坏人,自己也就乖乖地答了。...

【屏兰】抱孙 09

正文


第二天起来,本以为事情已经过去的五个孩子,却被带到了府上的祠堂。祠堂里供奉着他们的太祖父母和祖母,不是逢年过节要紧的时刻,他们一般不来此处。兰徽少有的板起脸,让孩子们跪在牌位前。温颀抬了下眼睛,下人们鱼贯而出,她把大门紧闭。

一时间,气氛有些紧张。

“这些话,我本打算等你们再大点讲。但是,昨日圣旨已下,有些事情为父的现在不得不讲,你们要打起精神好好听。”

温颀拿过了家中一直当摆设的戒尺,站在一旁,神情也是少有的肃穆。孩子们跪的更笔直了一些,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事情,让原本慈祥的爹爹和娘亲如此严肃。

兰徽沉声开口。

“兰家祖上曾为京兆府尹,因贪污失职,全家没为奴籍,赶上大赦,你...

【屏兰】抱孙 08

正文


那是兰婍第一次踏入皇城。

哥哥姐姐们刚把宫里头的人赶跑,她的娘亲也赶到了丞相府里。得知始末都不知道是该高兴孩子们的英勇还是焦急对太皇太后不敬带来的责罚的温颀,只得先安慰孩子们,想着教导的事情还是让徽儿去做的好。还未喝一口茶,宫里又派人过来。

这次来的宦官,是老宦官的徒弟。他拿腔捏调开口,“太皇太后宣兰侍郎之女兰婍入宫觐见。”眼睛里满是不屑。不过是个三品侍郎的女儿,小小年纪怕也没见过什么世面。进宫的路上让自己随便吓唬吓唬,等下就可以看着她在老祖宗面前出洋相。说不定过了今晚,兰府那牌匾就又可以摘了。

“走啊。”

宦官看着有些剑拔弩张的兰家孩子,语气愈发的不屑。温颀瞪了瞪又要动手...

大风大大喂糖吃啦!!!
【不知为何还没睡着的我QAQ

【屏兰】抱孙 07

正文


兰珏赶来的时候,张屏已经将三个孩子带回了营帐。小皇帝和世子已经被带去洗漱更衣,唯有兰婍,一直抱着张屏不松手,亲爹来了都不管用。在被张屏找到的时候,兰婍喊着“张翁翁”跌跌撞撞地跑进了他的怀里,没等张屏说话,小姑娘就一直哭个不住。见惯了张屏那张棺材板脸的小皇帝,第一次见到他哄人,颇有种违和感。而看着张屏抱着她向自己和堂弟行礼,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回鸾的路上,小皇帝还是那副故作老成的模样。玳王和其世子伟贤恩准与皇帝同乘。一方面是为了嘉奖伟贤的救驾之功,另一方面……小皇帝还是开口问道。

“皇叔,那女童为何称丞相为‘翁翁’?”

连带着伟贤也带着好奇的目光看去,让启檀心里一沉。多年来,御...

【屏兰】抱孙 06

正文


景伟奕跟在他堂弟景伟贤身边走着,内心十分忧虑。

大雍开朝以来,可能没有过比他更窝囊的皇帝。围猎的时候因为追猎物而被前前后后的禁卫军跟丢了。跑丢了也就算了,还失足摔下马,马也受惊不见了。要不是玳王的儿子伟贤跟得紧,他现在就是真正的孤家寡人。

父皇啊,这难道是您让儿子继承皇位的磨练吗?

“陛下,这一片还在京畿,我爹一定会加派人手来找咱们,请陛下放心。”不过是个十余岁的孩童,还要来安慰自己,景伟奕觉得这个自己皇帝当的更加没用了。

两个人沿着溪水边走着,这是景伟贤跟父王学的。原来跟着他父王出来游猎的时候,父亲兄长都跟他提起过这个常识。没成想还有用到的一天。溪水渐渐变窄,天色也渐渐变...

【屏兰】抱孙 05

正文


“张翁翁,这个是什么呀?”

六岁的兰婍举着一丛带泥的花草,睁着天真的眼睛看着海棠树下的中年男子。那人摸了摸她的头,又看了她许久,才道,“这是兰花,帮张翁翁栽好它,可好?”

“好。”

甜糯的声音像是裹着冰糖葫芦的黄糖,张屏心想,这孩子和佩之是越来越像了。抱着孩子去花房的路上,遇见了兰府的下人。见状,下人跟在张屏身后,陪着二人进了花房。工匠们正在移植珍贵的兰花,是两年前先帝赐给张屏的,品种稀罕紧。

待张屏带着小兰婍栽好她手里的花苗,一个声音从花房门口传来。

“婍儿,又给张翁翁添麻烦了?”

兰婍回头,顾不得自己脏乎乎的小手,就冲那人跑了过去,想要一头栽进他的怀里,“翁翁!”...

【屏兰】暧昧四季

* 原著向,在两个人没有捅破窗户纸之前

* 一直想写但是不敢写,因为不好把握,毕竟我是分分钟开车的飙车型选手……

* 后续接《吃相》,《依靠》,《抱孙》etc……

* OOC


正文


三月三,莺飞草长,万物复苏。

兰珏看着追逐着风筝的徽儿,嘴角噙着一抹似有似无的笑。这两日休沐,他带儿子来京郊的别庄休息。出发前,徽儿一定要带上这个大风筝。

“这是张先生特意给儿子的,是江南那边最新的样式。”

兰徽看着“张先生”给他的信与礼物,睁着大大的眼睛,和爹爹说着。

“张先生真是好,孩儿随口一句话的事情,他都记着呢。”

自己当时是怎么回应来着?兰珏想了一...

【屏兰】温泉别庄

2018.04.09【屏兰】温泉别庄

重写了一点。

其实写的还是有些乱。两人第一次去温泉别庄的时候,屏屏刚升任大理寺卿,兰兰还是礼部侍郎,官位对等感情不对等,屏屏有点自卑,不太相信兰兰会选择自己。等兰兰回京后两人再去温泉别庄,屏屏已经是当朝丞相,而兰兰刚刚回京,感情对等官位不对等。好在兰兰调教有方,屏屏能够抛开杂念只专注他们两人本身,也算是圆满啦~

我之前一直不太敢写他俩暧昧的时候是什么样子,怕自己一言不合就开车,最近却莫名脑补出了很多屏屏蠢萌的片段,不知道能不能顺利写出来。

于是我又加了一个TAG 23333333

【屏兰】温泉别庄

* 设定和前文相同,时间在他们确定关系到兰徽高中之间。

* 可以辅助阅读吃相,依靠,抱孙。

* OOC是一定的,因为我只是想开个车【喂喂


正文


兰珏在发达之后,曾在京郊购置了一套温泉别庄。

兰珏休沐的时候,会带着兰徽来这里,兰徽也是在这里学会了游泳。当初只当是儿子水性好,后来兰徽和玳王出事的时候,靠游泳保了一命,让兰珏觉得这个别庄买的非常值当。

可是兰珏千算万算也没有想到,这个别庄会有一天被自己拿来套张屏。


这件事情仔细说起来,应该说是天不时地不利的锅。

张屏善察案情,却唯独在自己感情上雾里看花,觉得自己喜欢去兰珏府上是因为兰大人人好,在意兰珏的...

2.5次元,这里主要搁文。常年吐槽,偶尔小清新,希望能和同好们一起愉快的玩耍~
© 蓝宝的后花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