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宝的后花园

【巍澜衍生】如果我们不曾相遇

1. 巍澜衍生,空间交叠,所以幼年的主演去角色的世界串了个门,灵感来自微博此图:点我点我

2. 和三次元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为了避讳用的是平时的戏称,巍澜是CP,北居居北自然是好兄弟W~

3. OOC是一定的。


往下阅读视为接受以上前提。


正文


赵云澜刚一进家门,足足愣了十秒钟。等他回头看的时候,正好对上刚停车进家门的沈巍,问了他一句没头没脑的话。

“斩魂使也能生孩子?”

……

???


看着坐在自家宽大舒适的沙发上,赵云澜的眼神有些复杂。他在跟沈巍确定关系之前虽然男男女女都搞过,但是模范情人的称号不是白给的,他怎么也不会让前女友带球跑路。至于沈巍……这就更不可能了!在等待自己的这一万年里,他怎么可能有心思搞大别人肚子。

所以……

赵云澜看着从厨房端过来牛奶的沈巍,难得脸色惆怅。

所以,这俩娃究竟是谁家的啊???


幼年的居一龙和北宇小朋友,表现的比较镇定。毕竟,睡醒一觉起来发现自己到了个完全陌生的环境,没有哭闹已经是非常优秀的反应了。为了方便叙述,我们姑且先管两个小朋友分别叫奶龙和奶宇。

奶龙蜷在沙发的角落里,小小的手抱着客用的牛奶杯,显得很是局促。好看的桃花眼带着一点雾气,偶尔抬头看看眼前的陌生人。

奶宇就不一样了。即便是在陌生人家里,接过陌生人递过来的牛奶,感觉没有问题就不客气地喝了起来。喝完就开始不加掩饰地打量别人家里,吊下沙发外的小短腿像是钟摆一样荡着,不知道的以为他才是这个家的主人。


沈巍拉过赵云澜,在客厅的另一边和他商量对策。他们都确定这俩孩子不是他们搞出来,也确定他们不认识能生出这样两孩子的人。报警的话只会让事情更加复杂,说不定转了一圈,案子最后转到了他们特调处,只是增加了让同事们嘲笑赵云澜这个新晋局长的由头,并不利于事情的解决。

“先让他们在家里住下,以后再想办法找他们的家人。”

看着天色不早,赵云澜十分同意他“老婆”的办法。


巍澜俩人是刚度假回来,本就是一身的疲惫,等安顿好两个孩子,已经是深夜了。赵云澜打着哈欠硬撑着眼皮摸索回了卧室,感觉比办了个案子还累人。照顾两个五六岁的孩子不亚于让他亲自犁三亩地,倒是沈巍,不愧是人民教师出身,那个小一点的调皮一点的,叫北宇,总是能被他镇住。另一个叫居一龙的就好沟通多了,如果以后真的要养孩子,一定选这款。

沈巍在看着两个孩子睡着后才回到主卧,他家云澜刚钻进被窝。见他上床,赵云澜撑着最后一点精力调笑,“要暖床吗?”

被沈巍轻敲了一下脑袋,按怀里睡了。


正值假期尾声,赵云澜原本计划好的二人世界被意外来到的陌生孩子打乱。虽然他们之前没养过孩子,但对比一下自己小时候,赵云澜觉得奶龙和奶宇还是比较好养的。他们不知道自己怎么来到了这个陌生的的世界,面对两个善意待他们的成年人,这几天的相处可以说是十分融洽。准备好了饭就吃,到时间了就去睡。倒是让赵云澜有些不好意思,他除了教他们打游戏,实在不想出别的哄孩子的办法。他总觉得自己的表现对不住孩子们的乖巧。

“要不,明天带你们去游乐园玩?”

“好!”

奶宇不怕生,这几天混下来更是迅速和赵云澜拉近了关系,这俩人脾气很是相投。

至于另一个……

奶龙感觉那个有着胡茬的大哥哥在看他,放下筷子,对上视线,笑着点了点头,“嗯。”

这一笑看得赵云澜心花怒放。

怎么感觉,恍惚间看到了沈巍小时候呢。


沈巍也有同感。那个叫北宇的孩子,眉眼间和云澜很相似,让他这个斩魂使都不由自主地心软。

而当两个成年男子,带着两个眉眼间与他们相似的孩子,来到假期时的龙城游乐园……被众人好奇打量也不足为奇了。

本身人就多,更有好事儿的假装走过来偷瞄他们四人。沈巍伸手抱起奶宇,怕他被挤着,小家伙顺杆趴进他怀里,笑的很是开心。倒是赵云澜,抱着奶龙观察了人家很久,看的奶龙都有些不好意思。奶龙小朋友的头发本身就比一般的男孩子长一点,赵云澜怕他出来玩不方便,出门前给他梳了个小揪揪,加上前额卷曲的碎发,看着像是洋娃娃。

看着赵云澜一脸玩味的样子盯着小奶龙,还把人悬抱在空中,沈巍轻咳了一声,“快走吧,等下人更多了。”


由于两个孩子年纪太小,很多项目他们都玩不了。在第三次被拒绝搭乘那个看上去就很刺激的过山车后,奶宇有些生气了,小脸圆鼓鼓地看着沈巍,一点儿都看不出他们三天前还是陌生人。

“他们干嘛不让我玩?”

沈巍看着这张与赵云澜神似的脸,见他生气也不跟着着急,不由自主地拿出来教授的习惯,准备从保障安全到与年龄相适应全面阐述一遍,被一旁的赵云澜眼疾手快岔开话题,“诶你看,那边有卖气球的,咱们买气球去!”


两个气球,一人一个绑在孩子们的肩上,连奶龙的笑容都加深了不少。不能玩过山车,总有适合他们的项目。资深顽童赵云澜带他们去打气枪选玩具,总算缓解了北宇小朋友来了游乐场却不能痛快玩一场的郁闷。

路过卖冰淇淋的摊位,沈巍看两个孩子盯着那个大大的冰淇淋球看了一会儿,就去给他们一人买了一个。把带着巧克力薄脆的华夫甜筒递给他们,沈巍直起身子寻找赵云澜的身影。恰巧此时,园内的游园花车队经过,跟随着的人群冲散了他们。等沈巍找到赵云澜的时候,两个孩子的身影却不见了。

一贯冷静的脸上,出现了难得的焦虑,“他们去哪里了?”

赵云澜很少他这个样子,拍了拍沈巍的肩,“他俩身上都绑着气球,我们能找到的。”


“坐在这里,他们真的会找我们吗?”

奶龙攥着刚买的冰淇淋球,面色不安地看着一旁吃的欢实的奶宇。

“我家里人说过,走丢了就原地不动。他们会来找的。”边说还边舔的冰淇淋球,看了看奶龙提醒道,“快吃,等会儿化了。”

奶龙手里的冰淇淋已经在华夫蛋筒里融化了不少,他小口小口地咬着。等他们把冰淇淋都吃完,夜色也渐渐降临了。

有点冷。

奶龙瑟缩了一下肩膀。


两个孩子都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沈巍身为斩魂使也无法感知到他们的存在。他和赵云澜身边会有无数奇奇怪怪的事情发生,但是没有哪一件让他这么心急过。不知道是因为那是两个孩子,还是因为那两个孩子与他们眉眼相似,让他总以为是赵云澜丢了。

“别急,”赵云澜虽然这么说眼睛却没停下,“游乐园就这么大,我们总能找到的。”

“嗯。”


“你冷吗?”

奶宇发现身边的小伙伴儿有些抖,好奇地问。

奶龙摇摇头,他倒不是冷,只是有些忐忑。爸爸妈妈不见了,现在连好心的叔叔们也找不到了,这可怎么办呀?

“冷的话咱俩坐近一点,”奶宇主动凑过来,“这样就好多了。”

紧挨着的俩人肩并着肩,绑在身上的气球在风中飘,发出了清脆的撞击声。奶宇的小手搭上奶龙的肩,晃着小腿看着来来往往的人,感慨道。

“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啊——”


等沈巍和赵云澜找到两个孩子的时候,已经快到晚上的烟火表演。沈巍把奶宇抱起来,听他念叨,“没玩成,烟火也看不到近的了。”

一旁的赵云澜抱着奶龙,笑的一如既往地爽朗,“人生就是这样,不是你想要什么,老天爷都会给你的。今天出来玩了,打了枪,吃了冰淇淋,等下还能远眺烟火,有什么不满足的。是不是,小龙?”

奶龙听到自己的名字,在赵云澜肩膀上点了点头,扭过身,望向烟火即将升起的位置。

赵云澜看着怀里的孩子,第一次在他的桃花眼中,看到了闪亮的星星。


烟火表演开始,礼花合着音乐逐一奔向空中。虽然绽放的时间短暂,可那一瞬间的美好,足以让人铭记许久。让人快乐的事物都是短暂的,可是我们并不会因为这种短暂而放弃追求快乐。哪怕只有那么一瞬间,当我们得到快乐的时候,一切努力便都是值得的。

“那些烟花,去哪里了呢?”

望着又重新回归冷静的天空,刚才的狂欢像是一场梦,小奶龙喃喃道。

赵云澜往上抱了他一把,生怕他们再走丢似的,和沈巍带着奶宇往园区外走。他边走边说,“烟花回到地上了,他们明天还要上班的。”

“这样啊,好辛苦啊……”

小奶龙搂着赵云澜的脖子,随着他走路的起伏,睡着了。


意外事件就是,它来的时候不打招呼,走的时候同样不带走一片云彩。

从游乐园回来的第二天,沈巍起来的时候发现赵云澜不在身边,走出去一看,见他正在孩子们卧室门口。听到他的脚步声,赵云澜回头,眼神有些憔悴。他扯了一下嘴角。

“孩子们走了。”

沈巍沉默,虽然只是短短几天相处,可日常起居照料他们,终归是有些感情在的。

“回到他们父母身边了吧。”赵云澜自言自语,不知道是安慰沈巍,还是安慰他自己。要不是昨晚孩子们睡觉前的牛奶杯还在床头,他感觉这几日就是一场梦。

或许本身就是梦,他和沈巍,谁都不像是能生出这么两个可爱的孩子的。


重新回到父母身边的奶龙奶宇,得到了彼此父母和家人极大的关爱,恨不得像是上供一样供着刚回家的小祖宗。

“去哪里了?有没有遇到坏人?”

奶龙看着熟悉又陌生的家里,摇了摇头,又觉得头沉沉的。

他是不是做了个很长久的梦,梦里有个性格开朗的胡子叔叔,有个温文尔雅的眼镜叔叔,还有一个……嗯,想不起来了……

奶宇看着家人关爱的眼神,小眼睛转的倒是快,“姐,你没偷吃我的糖吧?”

……于是,刚回家不久的奶宇,迎来了亲姐的一顿爱的暴击。


许多年后。

从电影学院毕业的居一龙在影视圈沉浮多年,很多人难以理解他这种剧烂戏不烂的敬业态度。活在当下,圈钱要紧,职业操守不过是专业人士几句话的评语,何必拼着命去做别人看不见的事情?

他又看到了一篇网友感慨他万年不红的吐槽文,笑了笑,放下手机,又拿起了这部新戏的剧本。

这是一部双男主的戏,是一个关于承诺的故事。他私下没有阅读耽美小说的爱好,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这两个主角,他不陌生。在看过剧本和原作后,一个清晰的形象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就像他曾经真的见过这个人一样。

他今天来的早,此时不免有些困了。梦境中的人带着雾气,和他想象中的勾勒出的角色渐渐重叠。他走上前去,想要看的更清楚一些,却感觉自己被人轻轻拍醒。

“居老师,北老师到了。”


被旁人的声音拉回现实,居一龙看着刚定好妆的另一个主演,他伸出手,礼节性地道,“你好,居一龙。”

那人似乎很久没有见过这么客套打招呼的方式,稍稍一愣,也伸出了自己的手,“你好,我是北宇。”

双手交叠,新的故事,新的轨迹,开启。


END


他们真的是我最近快乐的源泉,哥哥们都要健康快乐鸭!

写这个动力,一个是那个图片戳到我了。还有就是他俩在此次爆红前的遭遇= =,虽然是演艺圈的常态,但对比了他们的敬业,终归是心疼的,所以才写了这篇,命中注定,镇魂会带火他们,他们也带火了镇魂。

真是个美好的夏天~

 
评论
热度(25)
2.5次元,这里主要搁文。常年吐槽,偶尔小清新,希望能和同好们一起愉快的玩耍~
© 蓝宝的后花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