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宝的后花园

【瓶邪】相濡以沫 65

正文


自那以后,吴邪在家的日子果然多了起来。一开始,这多出来的时间可以用来陪女儿们学习玩耍,最高兴的自然是嘉乐。后来,吴邪已经闲到极致,唯一的乐子就是拖上他家老张搞床上活动。张起灵虽然不是不教公粮吧,但是被这么折腾久了,也会心生疑虑。

吴邪这是怎么了?


那日,吴邪又黏黏糊糊地凑过来,不等他开口,张起灵就知道是什么意思。与往日的推却不同,张起灵今日倒是主动。虽久未放纵,但是把吴邪吻个七荤八素还是不成问题。等吴邪回过神儿来的时候,已经是衣衫不整的被张起灵带到了楼上的小屋。

被推倒在床上,吴邪看着撑在他身上的张起灵,感受到了久违的压迫感。潜藏已久的渴望和无处可去的压力一起迸发,他顺从地让身上的人给他扣上毛绒手铐,让自己的感官随着那人的动作起起落落。

一次不够,两次不够,再次抓住意识的时候,吴邪才意识到自己的脚上也被戴上了分腿器,跪伏在床上,静候再次破门而入。他看不到身后的张起灵眼眸间的疑云。见他半天没有动静,含着水汽的眼睛回头望去,刚要开口就迎来了入侵,疑惑的话语也变成了破碎的呻/吟。

等最后,两个人像是两枚勺子一样贴在一起。张起灵埋在他身体里,也控制着他的身体,吴邪随着他的动作起伏,总觉得今晚可以睡个好觉了。直到张起灵开口。

“吴邪,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这么长时间没有去外出,不像是个金融人应有的生活。张起灵毕竟在这个圈子做了这么久,其中原委,可以猜到一二。

但是他要听吴邪亲口说。

“小、小哥……嗯、哪儿有的事情?”

虽然在这个时候问这个话显得有些卑鄙,但是张起灵不认为别的时候吴邪会告诉他。于是,他轻轻用力,拘束住了吴邪的身体。

“!小!小哥!!!”

“乖,”吻着吴邪的耳朵,带着诱惑而又宠溺的味道,半真半假地胁迫着,“告诉我,好不好?”

真!命根子被人控制着,吴邪已经被逼出了眼泪。他这么久没有出去看项目,张起灵猜不到真相也能猜到哪里有问题。毕竟是长期久坐一把交椅,领导的眼睛都是油锅里练出来的。

“小哥……”吴邪的语气里满是委屈,张起灵放轻了动作安抚着他,顺着他的手起起伏伏,吴邪断断续续地说出了原委。

“小哥……我看错项目了……”


事后的清理总是更让人费心。张起灵放好了热水,带着吴邪一起进到浴缸里泡澡。看着这夜色中的万家灯火,他总算从吴邪口中知道了事情的始末。

前年,吴邪他们投资了一个医疗类的项目。医疗类的项目这几年算是比较火热的,毕竟从全国各大三甲医院开始,都在更新现代化的医疗设备,投资生产这样设备的企业自然是上佳选择。

但是,今年政府新出台的规定,重新划定了医疗设备的标准。而吴邪他们投资的企业不偏不倚正在超过了这个范围。为此,公立医院的订单只能作废。即便能够获得赔偿金,但是和他们的预期收益相比仍旧是杯水车薪。

事情落到吴邪他们这里,如果是收益率没有达到也就算了,关键是现在连投资人的本金都极有可能回不来。吴邪从业多年,还没有遇到这么棘手的事情。公司暂时停止了他的工作,这也是他这段时间难得清闲的原因。

“你可以提早告诉我。”

吴邪靠在浴缸边,没有看着张起灵。沉默了许久才道,“你还处于治疗期,我……也不能出了事情就回家找你哭。”

楼上的浴缸不大,张起灵费力凑到吴邪身边,让他靠在自己怀里。

“你已经努力了,这就很好。”

吴邪的头发还是湿漉漉的,加上他微微下垂的眼睛,有些像是无辜的小狗,“可是我再努力,还是不能像你一样。”

张起灵低头,蹭了蹭吴邪的鼻子,“像我一样生病在家?嘉乐和嘉丽怎么办呢?”

知道他是安慰自己,吴邪蜷进他的怀里,紧紧地闭上眼睛。

是啊,这个样子,孩子们怎么办呢?


TBC


我加快了进程。

本身想让吴邪晚点再搞幺蛾子的。。。最近(不能算最近了其实)金融界真是各种幺蛾子层出不穷啊,比如某大房企明明有钱还欠债不还什么的,服了服了。所以,投资有风险,大家需谨慎》。《

我这边虽然就等着新单位通知上班了,但是不知道人保局多久才批复啊。辞职要走30天的流程,不知道能不能让他们快点搞定。我是真的没有存款可以拉了啊QAQ

之所以说这个,是因为,不怕大家笑话,为了这个事情,我失眠了整整一个月,整个人虚胖了好多【就是没长肉但是看着胖了还被亲爹嫌弃这种= =

以及,我最近的大部分时间在脑一个BG狗血大戏。其实一开始只是为了写几个狗血又虐心的片段,但是为了增加其合理性,已经脑了一系列周边附属产品了= =。。。啊。。。脑容量深深地感受到不够用

 
评论(2)
热度(11)
2.5次元,这里主要搁文。常年吐槽,偶尔小清新,希望能和同好们一起愉快的玩耍~
© 蓝宝的后花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