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宝的后花园

【瓶邪】相濡以沫 64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正文


瓶邪家这么几年来最大的谜题,就是为什么嘉丽不喜欢吴邪?

连家里的保姆都知道,如果嘉丽有什么情况,一定要去找张起灵,如果找吴邪来解决这个问题,只会让事情更加严重。嘉乐的话倒是看事不看人,和妹妹完全反过来。

张起灵看着认真用蜡笔画画的嘉丽,忍不住陷入思考。只是想了没多久,大脑就隐隐有些发痛。他刚要整理自己的思绪,就听见嘉丽喊他。

“爸爸,我画好了。”

张起灵温和地勾起嘴角,抚了抚嘉丽的头,赞许道,“画的很好。”

还是上小学的孩子,已经能够把空间构图画的如此清晰了,教绘画的老师都说,嘉丽很有艺术上的天赋。

听到张起灵的表扬,嘉丽很是高兴。她的性子有点随张起灵,不太喜欢在外人面前表露自己。能够看到她明显流露出喜悦表情的人不多,张起灵算是最常见到这样情况的一个。

张起灵蹲下,和女儿视线平行,问出了那个他好奇已久的问题。

“嘉丽,告诉张爸爸,你是不是不喜欢吴爸爸?”

嘉乐姐姐在书房看书,画室只有嘉丽和张起灵。嘉丽和这个她喜欢的爸爸对视看了一会儿,点了点头。

张起灵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温和。

“为什么不喜欢他呢?吴爸爸哪里对嘉丽不好吗?”

在外人看来,他们两个对孩子可以说是宠上天,张起灵怎么也找不到吴邪可以让孩子讨厌的理由。

嘉丽打量了一下周围,看只有他们两个,小小声道。

“他总是让爸爸难过。”

张起灵一愣。

“……是吗?”

嘉丽点点头,“只要他不在家,爸爸就会很不开心。虽然爸爸从来不说,也对我和姐姐笑,但是我能感觉到。”

“所以,嘉丽才不喜欢他吗?”

嘉丽点点头,能让爸爸不开心的,一定是坏人。

张起灵从未料到,自己的女儿会如此敏锐。这么细腻的心思,他自己都未曾察觉到。或许这个孩子,是天生的艺术家吧。

拉过嘉丽的手,张起灵轻轻抚摸着她的小脑袋,声音尽量放柔和,“谢谢嘉丽这么支持爸爸呢。但是,吴爸爸也是嘉丽的爸爸,而且,没有吴爸爸出去赚钱的话,嘉丽现在就不能坐在这里画画了。”

“……那他就不能多回家陪陪爸爸吗?”

小孩子还不能理解事业与家庭兼顾的难度,对孩子来讲,不常回家,还让家人为他担心,就是不好的人。

张起灵稍稍用力握了一下嘉丽的手,像是在保证什么一样,“吴爸爸也一直陪着爸爸,陪着嘉丽还有嘉乐的。他一直都在。”

画室外的嘉乐,拿着刚刚读完的儿童读物,静静地听完了这场对话。


吴邪再次回来,感觉自己在嘉丽面前的待遇提高了很多。至少,现在这个孩子愿意和他说话了。因此,得到了“超国民待遇”的吴邪,到了入睡前都是亢奋的状态,陷在松软的枕头里,眼睛亮晶晶的看着天花板。

“还不睡?”

张起灵从浴室出来,身上还带着氤氲的水汽。吴邪转头看他,笑的有些带傻气。

“小哥,嘉丽好像没那么排斥我了。”

“嗯。”张起灵躺在他身边,语气倒是如常,“长大了。”

吴邪看着他,在被子里摸索着去捉张起灵的手,结果反被捉住,扣好。

“明天还要上班,快睡吧。”

吴邪有些无奈地眨眨眼睛,没一会儿,身边的人就传来了平稳的呼吸。

距离他们上次肌肤相亲,究竟过去多久了呢?


第二天清早,张起灵被身下的异样唤醒。手往旁边没有摸到人,身前的被子倒是拱了起来。揉揉太阳穴,随着吴邪的动作发出几声闷哼。

“……嗯、早,吴邪……”

回应他的,是身下人的动作。直到结束,吴邪才跟他问早安,顺便接过他递过来的纸巾,把新鲜出炉的液体擦拭干净。

看着张起灵五分宠溺五分担忧地看着自己,吴邪倒是主动解释,“你不交公粮,还不准我主动收税?”

扯了扯嘴角,明明天天出差的人是他,疏于亲近倒成了自己的问题。

“不出差了吗?”

吴邪点头,“这段时间应该会少一些。”起床,拉着人一起走进浴室,“所以你得好好‘照顾’我。”


TBC


凡事果然需要一鼓作气,断了再写手好生QAQ

汇报一下考试的进度?虽然没去部委,市里也是个不错的选择,目前就等着通知上班了。但是为了五险一金和基本生活保障,原来的工作还不能辞QAQ,好担心工作交接出问题啊……【虽然现在已经有点爆小雷了。。。

发现自己写瓶邪这篇文,基本记录了我从准备公考到等待入职的全过程。或许是真的希望,等我写上那个结局的时候,就是开启新工作的时候吧。

于是我数数我答应了多少人点的梗【欠了一堆债的感觉(捂脸,然后一一给大家写出来哈哈哈

 
评论(3)
热度(16)
2.5次元,这里主要搁文。常年吐槽,偶尔小清新,希望能和同好们一起愉快的玩耍~
© 蓝宝的后花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