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宝的后花园

【巍澜衍生】如果我们不曾相遇

1. 巍澜衍生,空间交叠,所以幼年的主演去角色的世界串了个门,灵感来自微博此图:点我点我

2. 和三次元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为了避讳用的是平时的戏称,巍澜是CP,北居居北自然是好兄弟W~

3. OOC是一定的。


往下阅读视为接受以上前提。


正文


赵云澜刚一进家门,足足愣了十秒钟。等他回头看的时候,正好对上刚停车进家门的沈巍,问了他一句没头没脑的话。

“斩魂使也能生孩子?”

……

???


看着坐在自家宽大舒适的沙发上,赵云澜的眼神有些复杂。他在跟沈巍确定关系之前虽然男男女女都搞过,但是模范情人的称号不是白给的,他怎么也不会让前女友带球跑路。至...

word妈!!!
最近是什么日子啊啊啊!!!
兴奋到迷糊!!!

瓶邪CP党 X 小笼包 的我…
老天爷!!!你爱我!!!谢谢了!!!

【原创】那个女人是谁呀?

* 纯原创故事,架空设定,非常狗血的BG(没错BG)爱情故事。由于正文最关键的几个点还在构思,所以先侧面写写过过瘾。


正文


年关将至,乐坊的事情也多了起来。年方二八的阿宝是乐坊里的琴娘。她本是罪臣之女,因父亲渎职而被流配边疆。按理说,她应该要给镇守西北边陲的肃亲王为奴为婢的。但是乐坊的人见她手指修长,又粗通乐理,就给留了下来。经过这几年的调教,也算是初见成果。金城里有头有脸的人家,每逢节庆,都喜欢请她过去演奏一曲。

今年,她总算是能去给王爷演奏了。

临走前,乐坊里的管事妈妈把一屋子的女孩子都叫了过去,仔细叮嘱着,“咱们和外面的那些楼子不同,是专门给贵人们奏乐的。今天在...

【瓶邪】相濡以沫 66

正文


连张起灵自己都有些意外,他几乎没怎么挣扎,就做出了搬家这个决定。从他得知吴邪职场上失意,到他们带着两个女儿一起去看他们位于西二环外的三居室,前后没超过三天。

“嘉乐,嘉丽,对这个屋子还有印象吗?”

嘉乐仔细打量着房屋的情况,嘉丽倒是走来走去。房子里留着他们当年用过的旧家具,那间朝南的主卧墙壁还是粉色的,是他们为了迎接女儿们特地刷的粉色。

吴邪没怎么说话,就近坐在沙发上。张起灵挨着他坐下,让他靠在自己的肩上,“背面那间卧室,咱俩住也足够。南面的卧室让孩子们一起住,额外的那间,留给保姆。公司那边,能看新项目还是要去看。钱的事情是你最不用担心的。”

吴邪点点头,出了这么大的事情,...

【瓶邪】相濡以沫 65

正文


自那以后,吴邪在家的日子果然多了起来。一开始,这多出来的时间可以用来陪女儿们学习玩耍,最高兴的自然是嘉乐。后来,吴邪已经闲到极致,唯一的乐子就是拖上他家老张搞床上活动。张起灵虽然不是不教公粮吧,但是被这么折腾久了,也会心生疑虑。

吴邪这是怎么了?


那日,吴邪又黏黏糊糊地凑过来,不等他开口,张起灵就知道是什么意思。与往日的推却不同,张起灵今日倒是主动。虽久未放纵,但是把吴邪吻个七荤八素还是不成问题。等吴邪回过神儿来的时候,已经是衣衫不整的被张起灵带到了楼上的小屋。

被推倒在床上,吴邪看着撑在他身上的张起灵,感受到了久违的压迫感。潜藏已久的渴望和无处可去的压力一起迸发,他顺从...

【瓶邪】相濡以沫 64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正文


瓶邪家这么几年来最大的谜题,就是为什么嘉丽不喜欢吴邪?

连家里的保姆都知道,如果嘉丽有什么情况,一定要去找张起灵,如果找吴邪来解决这个问题,只会让事情更加严重。嘉乐的话倒是看事不看人,和妹妹完全反过来。

张起灵看着认真用蜡笔画画的嘉丽,忍不住陷入思考。只是想了没多久,大脑就隐隐有些发痛。他刚要整理自己的思绪,就听见嘉丽喊他。

“爸爸,我画好了。”

张起灵温和地勾起嘴角,抚了抚嘉丽的头,赞许道,“画的很好。”

还是上小学的孩子,已经能够把空间构图画的如此清晰了,教绘画的老师都说,嘉丽很有艺术上的天赋。

听到张起灵的表扬,嘉丽很是高兴。她的性子有点随...

算是最近看文有感?
有个文,构架和正剧都很不错,但是在人物情感变化上作者笔力有限,但是文章的看点又是两个人相爱相杀相虐…所以这个笔力有限就显得尤为不足…
于是好像给她脑一脑啊,但是脑着脑着就不脑不出她写的结局了,然后我又脑了脑,感觉在狗血的康庄大道上一去不复返了……
于是现在的感觉是,不写吧我满脑子全都是这个,写了吧又不能算原创甚至连同人都不算严格一点都算抄袭了…但是全部推倒重来自己写的话需要自己重新一砖一瓦搭背景…
emmmmmmmm
姑且是当我睡不着胡想吧
也许哪天就写了的不知道是什么的原创诡异故事…

感觉最近的状态可以填一填瓶邪《相濡以沫》的坑

【屏兰】浮生半日闲

* 听《红色高跟鞋》有感,建议配合此歌食用。


正文


暮夏的午后,天气有一丝闷热。太阳懒洋洋的斜挂天空,随意洒在屋内,洒在大床上交缠在一起的两人身上。

硕大的汗珠从张屏的额间滑下,落到那人光洁的脊背上,与他的汗水融为一体,又滚向不知名的地方。那人弓起脊背的样子,像是幼时见到的猫咪,耸起了好看的蝴蝶骨,让人看着忍不住想咬一口。

从腰部一路上滑,吞下了汗珠,也如愿咬到了蝴蝶骨。不轻不重的力度,让身下的人发出了近乎喃呢的闷哼,像是被人挠了耳后软肉的猫。自己陷在他炽热的身体里,却分了神,啃噬他的后颈。

那人随着自己的动作扭动身体,转过来,平日里好看的眼睛此刻充满氤氲。

“别...

【屏兰】苍松翠柏 下

正文


大理寺卿的府邸是当今圣上钦赐给张屏的,着礼部侍郎兰珏亲自负责监工。那时,兰徽还没有看出这位张大人与自己父亲情感上的端倪,只是觉得两家相交甚多,还经常来府上做客。仔细算来,兰徽也有两年多未曾踏足于此。

张府上的人安排了轿子,兰徽坐在还算舒适的轿辇里,总算有了一丝喘息。发愣的间隙,想起来这几年自己待张大人的种种。

张屏探案在京中颇有口碑,自己在被他救过后更是对这位大人充满了崇拜之情。他时常来府上看望自家爹爹,连带着自己也跟着沾光,得以向他讨教学习。久而久之,还多了不少跟王家孩子炫耀的资本。

后来,张大人反复离京,又回京。每次回来,都会给自己带当地的礼物。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凡是...

近况一点碎碎念

闲散了个把月,近期堆积起来的事情扑面而来。

今晚凑巧去吃了个饭,收获颇多,主要是确定了中期目标。想想我这一两个月迟迟不能准点入睡,怕也是因为这个事情。虽然知道我不能在此久做,但,也不知为何要更上一层楼。能够触碰的选择很是微妙。然后听到了今天席间的长辈说的话,总结来说就是十六个字。

两到三年,国字部委。低调做人,认真做事。

那位长辈我们已经相识多年。在风气不好的时候,我们一家三口需要分开应酬。这位长辈接待我和我娘,由于当地最有名的小吃店已经满了,他带我们去吃了碗馄饨。由于那时的大环境,长辈一脸歉意,我却异常开心。终于他喵的不是应酬人的饭局了,好开森!或许因为如此,我对这位长辈留意起来,也换...

。。。。。。

以后不敢胡乱开车了。。。

感觉好惨。。。

今天要和大家分享一个很悲伤的故事
相信看到的人都会有所领悟

为什么今天还没更新呢?
因为被爹妈拎回家吃饭了

Over

哭…

自己搬出来住了,爹妈家里没有我的电脑,还被塞了一顿非常丰盛的晚饭,长肉与拖更齐飞,心塞与气短同色,就是这么惨

【屏兰】苍松翠柏 上

* 关于云王叛乱之后,屏兰和兰徽三人乱起八糟的生活。

* OOC


正文


兰珏坐在刑部大牢里,没有旁人想象中的心如死灰。

当年,疏临预言王砚活不过四十,自己跟着他混亦有劫数,是不是那时他就预见到了今日?

今日的叛乱,今日的牵连,今日的覆灭。

让他数十年的官场营生,化作南柯一梦。从今而后,别说仕途,如何活下来才是最紧要的。自己身陷囹圄,徽儿恐怕也遭牵连。活下来都是万幸,万一被贬入奴籍甚至是……娼籍……不会的,柳家那边虽然柳老太太已经去世,但柳远好歹要顾念着他妹妹从柔的情分,断不能让徽儿遭这种罪孽!

思绪飘到最后,还是想到了那个人身上。兰珏想着,紧了紧自己身上的囚服。...

啥情况???

我对天发誓,我没开车,连车门都没碰。。。

【屏兰】五十度灰 03

正文


得到兰徽的同意,严格来说算是意外。


点我继续阅读


旋转!跳跃!我闭上眼!!!

兴奋到模糊!!!

一小时,炖一锅五十度灰的屏兰红烧肉,以抒发我的兴奋之情!!!

【屏兰】抱孙 15

正文


“皇上,夜深了,今晚是去哪位娘娘哪里……”

景伟奕正在低头批奏折,听到后宫派来的宦官询问,头也懒得抬,道,“让德妃来乾元殿。”

来问事的宦官眨了眨眼睛,也只能低声应和。往内宫走的路上,一肚子的疑惑。这个德妃是有什么本事?刚进宫没几天就敢跟皇上吵翻天被禁足,结果小半年没见圣驾,硬是可以让皇上想起她来,还连续恩宠了大半个月。这大雍开朝以来六代帝王,这可算是可以排的上前十位的后宫奇事了。

进了毓祥宫报喜,这位德妃娘娘也是宠辱不惊,给了赏钱便打发自己走了。只是免不了又要被皇后娘娘和太后娘娘召去,问问皇上为何最近偏偏宠爱德妃。

兰娴倚在窗边的软塌上,手里头拿着的书,倒是没怎么翻页。不...

【屏兰】抱孙 14

* 这几天打tag的时候很是虚心,到了这里基本没屏兰啥事儿了【捂脸。。。


正文


景卫邑话音落下,殿内久久沉寂。过了许久,小皇帝看向玳王。

“玳皇叔,这是何意?”

玳王躬身行礼,“皇上,怀王说想见见皇上,臣就将他带来了。”

“先怀王已经为国尽忠,先帝也下了罪己诏,玳皇叔这时候说什么怀王,不怕先帝怪罪吗?”

“皇上,不是早就……”景卫邑接过话,故意慢悠悠地说,“猜出来了吗?”

“大胆!”

“没什么大胆的。”景卫邑打量着曾经日常出入办公的地方,选了那张他以前常坐的椅子坐下,如同当年他辅政的时候看着启赭似得,瞧着眼前这位小皇帝,慢慢道。

“从三年前,皇上预备着亲政,...

【屏兰】抱孙 13

正文


张屏坐在这间四方的石室内,唯一可以歇脚的硬床板上。当丞相三十余年,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歇息过了。忙碌的人一旦停下来,大脑就会不受控制地去想很多事情。比如,他自己都诧异,此时的他想起来的,是先帝。

那是德宗皇帝在位的最后一年。寒冬大雪,他微服来到自己的丞相府。那时,兰家的三个小姑娘刚从江南接回来不久,带了一身怀王殿下宠出来的小毛病。兰珏把三个孩子塞给他,撂了句“好好管管”,就放心的走了。平日里,她们最喜欢的就是去府上的花房看兰花,那都是皇上御赐的珍稀品种。

雪后天晴,微风偶尔带着些许雪花飘起。兰珏那日从礼部偷闲,来自己府上赏雪。在兰珏来的时候,后院从来不会有下人。于是,他便安心的靠...

啊我要气死了,好不容易背着电脑来单位写更新,临时来了一堆事情,晚上还要应酬,晕过去哦
其实我着急是写完了《抱孙》还要写《五十度灰》…
《抱孙》里已经没有屏屏兰兰滚床单的火热戏码了……没法开车的郁闷…
于是,背着电脑去应酬ing

2.5次元,这里主要搁文。常年吐槽,偶尔小清新,希望能和同好们一起愉快的玩耍~
© 蓝宝的后花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