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宝的后花园

【瓶邪】相濡以沫 58

正文

吴邪意识到张起灵不对劲的时候,身体已经先于大脑做出了反应。这在后来的舆论中,成为了阴谋论的证据。在张起灵彻底摔在地上前,吴邪把人接在怀里。脱下外套给张起灵垫着脑袋,吴邪开始检查张起灵的身体。探了呼吸与脉搏,微弱的波动让吴邪更加紧张。但是,现在不是慌乱的时候。

“快叫救护车。”

把话抛给随后跟上来的小助理,吴邪俯下身去听张起灵的心跳。张起灵一向没病没灾,突然晕倒,肯定不是小事情。跪在张起灵身边,大脑已经无法思考。

小哥,你可不能有事情。


张家的年会今年搞的高调,公关部也有邀请媒体来到现场。因此,张起灵在年会上晕倒并送医院去的新闻很快刷爆金融界的朋友圈和微博,就连外界的路人也好...

【瓶邪】相濡以沫 57

正文

阳光晒进来的时候,吴邪还是迷迷糊糊的。冬日天冷,正适合赖床。吴邪往大床正中团了团,还是温呼呼的。阳光带来的温度和丝绸被子的一丝凉意,让吴邪觉得倍感舒适。加之昨夜劳累,想着赖会儿就赖会儿吧,反正还有小哥呢。吴邪心想着,就往被子里面拱了拱。意外的,贴上了熟悉的肉身。

……嗯?!!

“小哥?!”


张起灵被吴邪从好梦中叫醒,难得迷糊的和他大眼瞪小眼。顾不得想两人昨夜,不对,今晨折腾到几时。只是今天……是工作日啊!!!

“小、小哥?你没起来?”

张起灵的生物钟堪比原子钟,从未有过不准时的时候啊!吴邪连衣服都顾不得穿,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果奔跃起,拿起手机一看。

北京时间,上午七点四...

【瓶邪】相濡以沫 56

正文

周末的时候,吴邪会请胖子一家来做客。他们的新家给孩子们搭建了游乐园,不论是丁丁还是嘉乐嘉丽,他们都喜欢在这里玩。胖子的双胞胎儿子到了会爬的时候。大人们边看着两个小孩子欢乐的蠕动,边聊天,也是难得的放松时刻。

除了因为私交好,主要是张家和胖子所在的券商达成了合作意向,有意联和帮着大陆企业去美国上市。这中间的艰辛繁杂暂且不表,事后的收益对于张家来说可能不是什么大数目,但对于胖子来讲,这是一笔非常可观的收入。

张起灵做事情素来是有一说一。把他们要求的底线价格和要求和胖子说明白,剩下的表示一切都好商量。这样坦诚的沟通极大提高了他们的沟通效率,胖子只要指导客户安心准备材料即可。


张起灵...

【瓶邪】相濡以沫 55

正文

随着孩子们正式入园,他们的新家也在这个秋天开始启用。原来那套大三居他们也不想动,东西也就留在那里,方便随时回去住。新家是两个人一起,一点一点添置起来的。对于新的生活,他们充满了期待。

工作日。张起灵一般比吴邪早起半个小时,去给一家人做早饭。吴邪醒来洗漱好,帮着张起灵摆盘,偶尔也偷吃一口边角菜。弄好饭菜,两个人去孩子们的房间,叫她们起床。

两个小家伙早上醒来都是迷迷糊糊的状态,偶尔睡的少了,还免不了赖床闹脾气。两个人都是一番好哄,才把孩子们叫醒。带着她们去刷牙洗脸,收拾好了,叫育儿嫂一起给她们换衣服。

还有几个月,嘉乐和嘉丽就要满三岁了。两个人都已经可以自己走路。换好衣服,两位父亲...

【瓶邪】相濡以沫 54

正文

白玛在忙完族里祭典后,就飞到中国来看孙女们。张起灵不是不知道她的意思。他和吴邪没在一起的时候,尚能回族里参加祭典。现在结婚了,就跟泼出去的水一样,连重要的典礼都不来参加。

“我知道,前年是第一年回来,去年是吴邪爷爷去世,今年是他爷爷去世头一年。你有理由,难道我们就没有理由?”

张起灵把吴邪支出去买东西了,只有张家母子二人的时候,白玛把话挑明白。

“明年,我们回来过年。”

“你也算算,多久没有见到爸爸。悟林不能离开美国本土,你也要回去看看他。”

“孩子们还小,飞美国,实在太远了。”

“别找借口。当初她们才几个月大,还不是跟你们从美国回了?不管你是顺着吴邪也好,还是不想管家里的...

【瓶邪】相濡以沫 53

正文

是夜,吴妈妈辗转反侧,怎么睡也睡不着。吴一穷叹了口气,默默打开了小台灯,等着听她把心里的话说出来。

“怎么了?”

“哎呀你说说,小邪他,怎么说买房子就买了,连个话都不跟我们说啊。”

“他当初不也是说去留学就去了,学校都申请好了才跟我们讲?”

吴妈妈长叹一口气,一脸愁眉不展。

“别担心了,他们换个大房子是喜事,以后我们去北京看他们,不也是方便吗?”

“我知道……只是这又养孩子有换房子的,小邪的经济压力得有多大啊。”

“他们家不还有一个能挣钱的吗?小邪虽然开玩笑说他的工资没有育儿嫂高,难道年终奖还没有育儿嫂高?二弟跟我透了口风,小邪今年的税后工资一半拿来给咱们换车了。就这收入...

【瓶邪】相濡以沫 52

正文

“小邪啊,回来了?”

吴邪看着爷爷坐在正厅的软椅上,那是吴老狗的专座。他微笑着看着自己,样子很是满足。

爷爷?

“小邪,回来了?”

爷爷,我回来了,和您的曾孙女们一起……

爷爷……


“吴邪,吴邪,醒醒。”

吴邪迷迷糊糊的醒来,接着夜灯看到了张起灵的脸。他半躺在张起灵的怀里,他们似乎保持这个状态有一会儿了。见他醒过来,张起灵才松了口气。慢慢把人扶正,在身后的搭上软垫枕头。见吴邪坐稳了,这才下床去给他倒水。

“我……怎么了?”

吴邪捧着水杯,一脸迷茫。

“你一直在说梦话,看你睡得不安稳,就叫你起来了。梦见什么了?”

在张起灵的注视下,吴邪扯了一下嘴角。

“我梦见...

【瓶邪】相濡以沫 51

正文

酒足饭饱后,两家人又闲聊聊一会儿,胖子和云彩就带着孩子回家了。他们家里,还有两个小宝宝在等着父母。嘉乐嘉丽第一次喝酒,虽然是度数不太高的红酒,但是她们是才满两岁的孩子。两个人脸蛋泛着红晕,乖乖的睡了一个下午,让吴邪和张起灵偷了个闲。

左右也没别的事情做,两个就跑去家附近的电影院看电影。虽然两个人戴着墨镜和口罩,可是毕竟气质出众,还是引起了小小的侧目。吴邪倒不是很介意别人拍他们,这是觉得张起灵的公关部又有的忙活了。

临近节日,都是热热闹闹的贺岁片。可是在这样热闹的气氛中,张起灵竟然睡着了。他的脑袋沉沉的压在吴邪身上,吴邪巧妙的调整了一下的位置,让他睡的更加舒服。一大桶爆米花一个人吃完...

【瓶邪】相濡以沫 50

正文

胖子是下班后在单位附近闲逛,晚上他在金融街有饭局,这个尴尬的时间只能在金购逛街。胖子和云彩自从有了王丁丁小朋友,时间就变得紧张起来。本以为孩子上了幼儿园,现在都快去上小学了,他们会轻松一些,结果万万没想到,云彩又怀孕了。

在二胎政策开放的大环境下,再次怀孕应该说是件好事。王胖子盼星星盼月亮一样,希望云彩生个和她一样漂亮的姑娘。结果,他们更万万没想到的是,这次是一双胞胎儿子。

稍微提前知道结果的胖子罕见的拉着吴邪去喝了一顿酒,他们自从有了孩子之后都比较自律。吴邪一边想着家里那两个姑娘,一边安慰胖子,没事儿,生下来,养活大,你看我跟小哥,孩子不也就说要就要了吗?完全没提他初为人父时的手...

【瓶邪】相濡以沫 49

正文

吴邪出席张家企业的年会让外界对于两人的关注到达了最高点。不过,两人没有拿这个炒作的意思,张家的公关部把事态控制的也很好,舆论一直在往好的方向引导。而后面,自然也就慢慢淡去。只是界内提到张家老总的时候,总会被人扼腕一句,多好一帅哥,可惜被别的帅哥拐走了。

年会夹在元旦和春节期间,这段时间,瓶邪相对空闲。尤其是吴邪,他的的工作基本上就是每年开春了一直忙出差谈项目确定现阶段的投资方案,完成今年的任务后就可以放假了。去年圣诞节后,他在家不是陪孩子们,就是琢磨今年和张起灵去哪里玩。

有了孩子后,恨不得自己能分成三个人。自己的时间都变的紧巴巴的,更何况说是去度假?


不能走太远,不代表他们...

【瓶邪】相濡以沫 48

正文

“张家族长儿子”这个概念是这两年才浮现在国内金融圈的一个词。海外张家低调,但是这几年来华发展确实不错,引起了不少人的关注。张起灵又是一个长得好看疑似单身的这么一人物,自然引得少女心八卦心无数。因此,当各八卦公众号转发那篇解读吴邪朋友圈的文章后,这个事情,也引发了不小的震动。

好在,张起灵前年组建了公关部,媒体关系维护这方面一直做得不错,事情还是在他们可控的范围内发酵。

由于消息太过爆炸,人们不知道是八卦有人出柜了,还是他们结婚了,或者,这俩孩子的是哪里来的。一时间,竟有种无从下口的感觉。

吴邪在办公室倒是淡定,面对同事们好奇的询问不过是点头或者微笑。连他所在的私募公司一下子都成了...

【瓶邪】相濡以沫 47

正文

从新家回来,两个小肉球站在门口迎接他们。嘉丽睁着圆鼓鼓的眼睛,眼皮还有些红,和她身上的小兔子套装相得益彰。她抱着张起灵的腿死死不放,急切的喊着。

“爸、爸!”

“丽丽昨天没见到您,哭了一晚上,怎么哄都不见好。”

育儿嫂的语气充满了心疼。虽然她们工作的职责就是帮人带孩子,但毕竟会日久生情,两个小姑娘又没有妈妈,她们本能性的拿出来母爱。

张起灵点点头,抱起嘉丽才换拖鞋。吴邪睁着同样圆鼓鼓的眼睛,心里却有点不是滋味。这丫头,跟小哥感情也太好了吧!关键是啊,小哥怎么这么顺着她。刚要低头换鞋,看到了他喜欢的黑发小姑娘,也穿着同样的小兔子套装。吴邪一下子心情好了很多。

“嘉乐,爸爸抱抱?...

【瓶邪】相濡以沫 46

正文


是的,点我。


新浴缸里放满水,两个人一起躺了进去,选了按摩功能。一晚上的欢愉让两个人有些虚浮,需要按揉一下脆弱的腰部。

吴邪趴在浴缸边缘,看着缓缓升起来的太阳发呆。张起灵凑过去,亲吻了他湿漉漉的发顶,趴在他身边看着他。

“吴邪,喜欢吗?”

喜欢我们的新家吗?

吴邪微微偏头看了他一眼,心想,要不是真喜欢谁会和他在百米高空的玻璃房子里做/爱啊。但想想,张起灵某些方面还是蛮小学生的,比如,干了活就要求得到表扬。不过这么的大工程几乎都是小哥一个负责盯梢,也该给予奖励。

吴邪凑过去吻了吻他的唇,四目相对彼此坦诚。

“喜欢。非常喜欢。”

张起灵搂过他,两个人靠在一起。窗外的...

【瓶邪】相濡以沫 45

正文

听到吴邪的话,张起灵起身往门口走。吴邪跟在他身后,快到门口时,挖苦道,“张大爷,不敢了吧?你心里惦记着家里那俩闺女呢,才不会在这里——唔!”

被人按在门口的玻璃墙上一通法式深吻。待到分开时,银丝还在两人唇间勾连。张起灵抬脚去关门,“嗙”地一声,只剩下他俩的世界。

“我说过,在这里,只有你我。”

听到满意的回答,吴邪笑着带人往床铺走去。


如果摇到了号,是买奥迪好呢还是买甲壳虫呢?私心而言,我细化路虎啦。


TBC

感冒了,大家要注意身体啊……

【瓶邪】相濡以沫 44

正文

软装开始,吴邪就忙着去项目的开会。他能回家看女儿们的时间都有限,更遑论盯装修。本着对小哥和设计师的信任,吴邪就坐等验收新家。大件的家具已经送进去了,小件的家具摆设他还是想等着和吴邪一起挑选。毕竟,这是他们两个人的家。

去新家的路上,吴邪坐在副驾驶上侧着头看着张起灵。他的外貌这几年没有太明显的变化,但是和原来的气质还是有些区别。但哪里有区别,吴邪说不上来。或许就跟他觉得自己也有些说不清楚的变化一样,也许就是当爹前后的不同吧。

“新家基本上是按照设计师的图纸装的,干嘛还特地带我去看一趟?难不成还有惊喜啊?”

张起灵分心看了他一眼,两人对视一笑。

“嗯。”

?!我随口问的。吴邪顿时...

【瓶邪】相濡以沫 43

正文

回京后,吴邪周一到周五的时间都给了工作,周六日和张起灵讨论新家的装修。现在,嘉乐和嘉丽都已经满周岁了。算上开发商赠送的面积,近乎五百平的房子要装修,怎么也得半年的时间。吴邪就担心,他们在不加快进度,嘉乐嘉丽上学了都要没有自己的房间住。

张起灵请了私交关系不错的设计师,德国人,据说在国外还得过设计大奖。只是英文说的不太好,和吴邪沟通起来困难。而让吴邪有些诧异的是,张起灵能流畅的用德语和他进行沟通。

“念书的时候,妈妈发现德语和藏语有些发音相近,就让我教她。”

合着,白玛还躲让儿子点亮一门技能不是?


设计师在看完房屋的大致情况后,根据瓶邪的要求开始设计房屋的装修改造方案。虽然张...

【瓶邪】相濡以沫 42

正文

看着吴家小院从喜气洋洋的大红色变成了暮气沉沉的白色,张起灵觉得,吴家这个年有些难过。吴老狗大年初一离世,全家里的客人乱作一团。吴家三兄弟倒是训练有素多年,硬是把场子撑了下来。只是大过年的出了白事,也不知道该怎么通知亲朋。
吴邪和张起灵被勒令在家看孩子,吴奶奶倒是硬撑着去送自家老头子最后一程。吴家闭门谢客,张起灵按照吴奶奶的意思把家里过节的装饰都先摘下来。回到房间里的时候,看见吴邪在那里发愣。
“难过就说出来,不要憋在心里。”
吴邪见他来了,听到这话却是摇摇头。
“小哥,我不是难过。我只是诧异…我没有那么难过。”吴邪皱了皱眉头,“你说,我刚失了亲人,怎么一点难过的感觉都没有啊?我是不是天生的不孝顺啊...

【瓶邪】相濡以沫 41

正文
家里又是老人又是孩子的,吴家今年也就没有守岁到深夜。吴一穷吴妈妈先伺候着吴老狗跟吴奶奶就寝,瓶邪二人抱着睡着的嘉丽和嘉乐回了房间。刚进房门一转身,发现吴三省跟在后面。
“小邪,孩子睡着了,咱们聊聊呗?”
吴邪不放心让张起灵一个人看两个孩子,但也想跟家人多说话。下午在厨房准备年夜饭的时候,他们和二叔三叔聊了不少工作上的事情。可并未尽兴。
把孩子们放到吴一穷特意找人买来的实木小床上,吴一穷夫妇也来到瓶邪的房间。
“正好,嘉乐嘉丽都睡了,咱们就在我们屋里说说话吧。”

于是就这下午的话题,吴家一家都关心起了吴邪的工作。既然为九门中人,吴家自然希望家里的资源能给吴邪一点是一点。要是他能来杭州和家人团聚,吴一穷...

【瓶邪】相濡以沫 40

正文

白玛在嘉丽周岁生日的时候又一次来到北京。而吴一穷夫妇更是放了寒假就来北京看孩子和孙子。小嘉乐已经会喊爷爷奶奶,更是让他们格外高兴。

“哦哟哟,这几个月没见,我们嘉乐都会叫人了。”

吴邪在旁边看着父母享受天伦之乐,他爸妈轮流抱着嘉乐嘉丽,他和张起灵正好得空去客厅说话。

“你妈说是这周到?”

“嗯。事情……我们去酒店说。”

于是,白玛在洲际的套房里,见到了儿子和“儿媳妇”,以及她提出要求的,家庭财务规划方案。

其实,白玛对自己儿子的收入和财务规划能力很有信息。之所以提出这个要求,是她估计张起灵一直没有跟吴邪坦白自己的收入。吴邪虽然看起来软软的好说话,但是能让张起灵回来一年多,在...

【瓶邪】相濡以沫 39

正文

一听说瓶邪想买大房子,白玛在大洋彼岸那边总算舒了一口气。

“坤坤,你总算知道该过什么样的生活了。”

瓶邪这套三居室收拾的温馨舒适,但是,和张起灵的身份不符。

“家里的钱虽然都在基金里,但是我和你爸爸手头的闲钱还有。考虑到你们未来的收入,做贷款倒也好,毕竟货币会贬值。”

温和通胀,是所有人都愿意看到,但是非常难以操作的事情。既然他们预期的收入可观,通过抵押贷款的形式拿下这套房子,是最经济的一种做法。更何况,张家人长寿,他们有足够的时间去解决问题。

时间,是金融的本质,也是张家人屹立不倒的资本。

“吴邪看您们过来看孩子不方便,才想这说要买个多卧室的房子。他几乎不跟我提这方面的要...

2.5次元,这里主要搁文。常年吐槽,偶尔小清新,希望能和同好们一起愉快的玩耍~
© 蓝宝的后花园 | Powered by LOFTER